當前位置:首頁 > 科幻星際 > 不朽者聯盟

第一百二十九章 最漫長的一天2

  • 作者:喵神的爪爪
  • 類別:科幻星際
  • 更新時間:10-07
  • 本章字數:9148

“家師臨行問我,有什么職場規劃,我當時年輕氣盛,就答道,上最高的山,殺最狠的人。家師聽了之后,就寫了這兩幅字給我。可惜在下實在愚鈍,到現在沒有領悟其中的深意。”

“大概是勉勵笑敖兄不忘初心吧……”郝運嚇得趕緊捂住了嘴,“我瞎說的,不算道破天機吧?”

郝運好像很癡迷這件事情嘛。

“哈哈,也不是什么大不了事情。”趙笑敖的目光掃過門口趴著的大熊,答道,“家師”

說到“家師”兩字時,他拱手向左拜了拜天,以示恭敬。

這叫悟道,又叫妓院…啊呸!又叫機緣!是修道的核心機密,哪能隨口問呢!

前段時間郝運苦于實力不足,和小白討論過這件事情,問自己的女朋友,自己是不是要找點真修修,弄點道悟悟。

“哈哈哈,郝兄真會說笑。”趙笑敖搖了搖頭,“這句話的本意就是如此,任誰都知道,怎么能算道破天機呢。”

“不過笑敖兄的志向很強大嘛,上最高的山,殺最狠的人,以殺證道,笑敖兄是劍修吧?”

好了喂,就你那沙雕能力。小白這么回答他。

其實小白本人并不討厭修真者,而且,能動手就絕不逼逼的修真界規矩,甚得她心。但是她一來不認為郝運的能力屬于修真體系,二來也不愿意自己的親愛天天和人動手。

她并不需要一個天下無敵的蓋世英雄駕著七彩祥云來娶她,她希望的是一個全心全意對她好,只在乎她一個人,溫柔又體貼的男朋友。

“有可樂嗎?”小白一點也不客氣。

“稍等。”

趙笑敖抬了抬下巴,門前的答應火速取了兩聽可樂端了進來。

“郝兄好眼力,在下劍墟宗第一百二十二代弟子。”

“你們劍修的,都有一把好棒好棒的飛劍吧。”郝運期待的看著他,一臉天真。

“這……”

這時候趙笑敖已經有些不悅,你要看我本命飛劍,這算是下戰書嗎。但是看看郝運真誠的眼睛,他又打消了這個疑慮。

聯盟的領導,什么好東西沒見過,大約只是好奇吧。他畢竟不好礙了領導的面子。

只見趙笑敖面色肅穆,雙手合十,接著分開。

一柄通體晶瑩泛著淡黃色光澤的無柄飛劍破掌而出,斗室中泛起無盡的殺意。

“虛光明滅劍。”他將劍置于案上,有些傲然道,“見笑了。”

“好劍!”

郝運瞥了小白一眼,他看到女朋友掃了一眼案上的劍之后又繼續喝可樂,客氣道,“笑敖兄趕緊收了神通吧,在下說笑而已,沒想到笑敖兄倒是大方。”

“呵!”

趙笑敖揮了揮手,本命相通的飛劍嗖的飛回掌中。

“不知郝兄今日前來,所為何事。”

寒暄結束,趙笑敖于公于私,都要問明兩位的來意。

郝運沉思片刻,決定說出來意。他盯著趙笑敖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說道:

“笑敖兄,實不相瞞。前段時間,我和…小白因為一些事情,流落到卡斯蒂利亞,認識了一個名叫約蘭達·奇平的女性埃羅精靈,她的編號是kt133qp10475。

這位精靈是我們的好朋友,我們不希望她有什么意外。”

趙笑敖同樣盯著郝運的眼睛,心念急轉。最終,他在利德爾世界的擁有的股份和財富,成為了天平左右兩端,那枚最有力的砝碼。

“卡斯蒂利亞?埃羅精靈?抱歉,我不明白郝兄的意思。”

趙笑敖淡淡的說道。

“好的,我明白了。”

郝運點點頭,和小白起身離開。

趙笑敖并沒有送客,他目送著兩人離開,然后立刻接通了費諾亞諾的通訊。

“很麻煩!”他第一句話就暴露出自己的焦慮,“他們就是為了埃羅精靈而來。”

“現在他們人呢?”費諾亞諾不淡定了,“不是讓你先穩住那兩位嗎。”

“穩個屁啊,那小子早已知道我們的關系了!”

“哎!!!”

環長大人在通訊里狠狠的嘆了口氣,他還指望趙笑敖能夠通過同事關系拖住郝運一段時間,至少把拍賣會給拖過去啊。

“拍賣會,還想著什么拍賣會,人家指名道姓要kt133qp10475,那精靈還在不在?”

“晚上就要拍賣了,現在肯定渣都不剩!”

通訊那頭沉默半晌,然后傳來趙笑敖的咆哮:

“本座要被你們害慘了!早就跟你們說過不要干那些傷天害理的事情!”

費諾亞諾環長大人聽到這話,頓時一肚子怨氣,他本人,包括他的家族,從來都是精靈貿易的反對者,但是他能拿聯合議會有什么辦法。

你面子大你跟星長跟議會咆哮去,跟我叫囂有個屁用啊!

“天尊大人!”他的語氣變得非常不客氣,“您老人家這么多年,吃的玩的,從來都沒個數吧。那可都是公司傷天害理賺來的錢,沒了精靈業務,大家都去喝西北風吧!”

“你!”

訊通再次沉默下來。趙笑敖恨不得當場飛過來剁了這頭膽敢出言不遜的肥豬,不過,吃人嘴短拿人手短,天尊也得講這個道理不是。

“現在什么安排?”他公事公辦的冷冷問道。

“星長大人正在接待今晚出席拍賣會的貴賓,他說這次的貴賓來頭很大,那兩位聯盟領導也未必惹得起。”

“那還好。”趙笑敖長吁一下,忽然又反應過來,“為什么來了貴人不通知我?”

“我的天尊大爺啊!!!”環長大人都快哭出來了,“你昨晚拉了3000個表子狂歡,我要能喊得動你啊!”

“……好了,你派人盯住那兩位,注意清場,盡量不要讓他們察覺到拍賣會。”

“已經在辦了。”

“我親自到場外盯著。”趙笑敖也是豁出去了,“萬一他們來了,我還能攔上一攔。”

“天尊肯出手。”費諾亞諾終于長舒了一口氣,“那就萬無一失了。”

——————————————

“郝親。”離開守拙閣之后,小白忍不住開口,“我不相信那個人。”

她看兩人親切交談,一會這個兄,一會那個弟,還當兩人關系好呢。

“啊,我也不信啊。”郝運轉過身,抱了抱女朋友。兩個人旁若無人的在大街上接吻,這條繁華的商業街上此時冷冷清清。抬頭不到一千米處可以看到數百條軌道懸臂正在以復雜的軌跡旋轉,為生活在戴森球中的居民提供必要的引力平衡。

利德爾人的戴森球采用的是比較傳統的22同心環轉構架,這個構架的好處是施工難度低,技術要求簡單。22個環繞主恒星的同心環作為主干,然后同步施工,從主干上上下前后分枝出無數的功能懸臂。最終結構復雜的懸臂構成了圍繞恒星的一個殼層,稱之為一環。

22同心環轉構架的缺陷在于內部引力場異常混亂,整個戴森球的質量相當巨大,居民和貴重物品在其中很容易被強大的引力壓扁。

為了平衡引力,功能懸臂必須依照復雜的軌跡高速反向旋轉,以平衡整個戴森球本身的引力場,而不是許多人認為的那樣提供引力。

真正的問題在于,22個同心殼層可不是物理模型中的完美環形,要知道,這是民用建筑,很多時候,連最基本的整齊都做不到。

無論是富豪的違章建筑,城建部門自作主張的規劃,還是野蠻施工,都會對戴森球內部的引力平衡造成微小的擾動。這樣小小的擾動被22個高速旋轉的殼層逐級放大,很可能最終就是一場災難。

利德爾人在他們的戴森球中塞滿了引力監控和緊急調整配重,所以,很可笑的畫面是,繁華的商業懸臂旁邊,可能直接連了一顆行星大小的實心鐵球。

說到底,還是技術跟不上,如果有引力遮斷技術,利德爾人也不會這么被動。不過話又說回來了,他們要是有引力遮斷技術,也不可能選擇這種落后的構架。

盡管異常艱難,但是利德爾人不顧危險,他們的戴森球上居然還保留了一條天然軌道和其上悠然運行的自然行星。第17環的利德爾星是他們的母行星,這個文明正是從這顆白綠色的行星中走出來。

和所有行星生物一樣,他們對自己的母星真是愛的深沉。不僅完全保留了母星(其他行星全都被拆成了建筑材料),還把駐守艦隊全部塞在了這顆小小行星的附近。

“小白親。”郝運跟她解釋了一下,“一個修真者把洞府設在商業街,豪華夜總會旁邊,一眼也知道是什么貨色了。如果不出意外,趙笑敖已經和利德爾利益集團勾結在一起了。”

“我看你們兩談的還算親切。”小白嘟著嘴。

“總不能當面撕破臉皮吧。”郝運笑道,“而且我要探探他的虛實,動起手來也有點準備。對了,他的劍怎么樣?”

“噢,原來你的目的是試探他啊!”

小白這時候才恍然大悟,郝運三言兩語就摸出了趙笑敖的虛光明滅劍,看他那自負的樣子,明顯是最大的底牌。

親愛的真是好厲害啊,真是又聰明又有計劃,小白滿眼都是小星星,崇拜的看著男朋友。

“好了,你還沒說那把劍怎么樣呢,能不能搞定。”

“劍是好劍。”小白不屑的冷笑,“人是廢物。”

“我不管人還是劍,我就想知道到底怎么找約蘭達。”

他們身邊一直跟著的阿爾韋塔開口了,暴躁的德魯伊早已按捺不住。他選擇相信郝運和小白,默默的跟隨到現在。但是情況很明顯,他們已經斷了線索。

“阿爾韋塔先生……抱歉。”

郝運艱難的開口道歉。他太天真了,以為通過駐守官能夠把人要回來。結果利德爾世界的駐守官,明顯不站在聯盟這邊,至少不站在他這邊。

“我們會想辦法。”

“那你們慢慢想!”

大熊咆哮了一聲,轉頭朝另一個方向奔去。郝運想叫住他,但是怎么也開不了口。

“怎么辦?”小白問他。

郝運也很想問自己怎么辦

他曾經天真的認為自己是主角,世界會繞著他轉。就像所有小說的主角一樣,他來到這里尋找約蘭達,各種線索就應該立刻自己走到他的面前。

現實狠狠的抽了他的臉。所謂現實,就是兩個人在一個完全陌生的世界中尋找一個刻意被藏起來的人,徹底的孤立無援。

在這種情況下,到底是誰給你的勇氣,向一位焦急的父親承諾,一定能找到他的女兒?

更別說整個世界官方對他們的防備。很明顯,在兩人的外圍散布了許多利德爾官方的人員,天上還布控著大量飛車。他們隱蔽的驅散著人群,讓兩個人的身邊空空蕩蕩。偶爾來回的幾個路人,面露微笑向他們點頭致意,明顯也是派來的托。

這樣子,也沒法找當地人搜集線索。

“算了,上來吧。”郝運展開飛毯,和小白一起坐了上去,“先去時空站,那邊是聯盟的地盤。”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不朽者聯盟》,微信關注“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笑敖…兄這居室倒是挺簡樸啊。”郝運環視觀察了一番,點頭稱贊,“這兩幅字寫得真好。靡不有初,鮮克有終。笑敖兄的字好霸氣啊!”

“郝兄誤會了。”趙笑敖撫衣長笑兩聲,道,“此乃家師的手書。”

“小道笑敖,恭迎郝運小白兩位領導光臨寒舍指導工作。”趙笑敖遙遙虛行一禮。

“笑敖天尊客氣了。”

郝運有點尷尬不知道該握手還是作揖,他到現在也沒搞清楚作揖是左包右還是右包左,于是干脆說道:

“我雖然黑發黑眼,但是并不太懂這些古禮,抱歉。”

“可以理解,沒關系。”趙笑敖招呼兩人坐下,“這只是本人的一點小小堅持,不強求他人,喊我老鐵也沒關系。要茶還是咖啡?”

“當日在下遠赴他鄉擔任駐守,家師臨別送了這兩幅中堂,算是打了個機鋒。”

“哦,什么機鋒?”郝運一下子來了興趣。他以前看過很多修真的電視劇,印象最深的就是修真者講究頓悟,其中的核心就是機鋒。很多時候,一句話,甚至一個字的領悟,就能讓一名修真者的修為大幅增長。

不過他又立刻反應過來,知道自己唐突了,趕緊改口:“啊,如果有什么特殊規定不能說出口就別說啊,我就是隨便問問。”

閱讀不朽者聯盟最新章節 請關注永恒小說網(www.eqaeoq.icu)

(快捷鍵 ← )上一章 目錄(快捷鍵 enter) 下一章(快捷鍵 → )
11运夺金稳赚秘笈